team论坛
黑龙江襄河种马场知青论坛 » 襄河情文稿 » 寂静的襄河水库   作者:李凤文


‹‹上一主题 | 下一主题›› 查看 1597
发表一个新帖子 发表回复

标题 寂静的襄河水库   作者:李凤文 在百度搜索本主题 [ 搜 ] [ 打印 ] [ 推荐 ] [收藏帖子] [ 收藏到新浪VIVI] [ 订阅 ]

admin (管理员)
楼主   [点击复制本网址] [ 字体: ] [ 编辑 ] [ 报告 ] [评分]
Rank:18
Rank:18
Rank:18

UID 1
帖子 118
精华 1 
积分 239 点
金币 418 枚
魅力 126 度
注册 2005年8月4日
寂静的襄河水库   作者:李凤文

寂静的襄河水库

天津知青:李凤文


下乡的第三年,我从四分场调到水库工作。在四分场时,就听说北面有一个水库。在人们的心目中,水库一定是四周高高的堤坝,水中碧波荡漾,不时泛起一阵阵涟漪,绿水泛舟。可是我到水库后,却看到是三面缓缓的山坡,在坡底的南端有一条长长的东西走向堤坝,堤坝还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,不具备截水断流的功能,只能作为一条通道,来回行走马车。水库内没水,杂草齐腰高。站在远处眺望,就像一个大碗破了个口子还没有焗好。

 

据说水库开发较早,不知为什么停下来了。水库西边有一栋房子,七八个民工留守(都是刑满释放单身人员)。一分场的贾队长是领导,但不常驻在水库。水库只有三个知青,一个上海人、一个哈尔滨人,一个天津人。大家的工作就是一个字 “看”水库。在看水库的时候没事找点事做。三个小青年时间长了也就没有更多的话唠了。没过多久,他们俩调到了场部和场部警卫连。只剩我一个知青啦,自己又不能和周围的民工过多地接触,但又不能不接触,整天绷着脸,非常严肃地出现在他们面前。你一进他们的住房,他们就齐刷刷地快速站立床边,低头不语,等待训话。真是训练有素条件反射。我每天除了几句大声的训话后就生活在了无语的世界里。夏天坐在窗台上眺望远处一片片绿色的大地,大地和天连在一起,我呆呆的望着,冬天我懒洋洋地晒着太阳望着蓝天,天空湛蓝湛蓝的,大地雪白雪白的,这个世界如此的纯洁、寂静。和同伴们打闹,嬉笑,开心地交谈都离我远去。水库的东北方向是场部和二分场,西南方向是一分场,东南方向是四分场,只有四分场偶尔有人穿过水库往返场部,我有时就站在房前瞭望三个方向,多么盼望有人走过来呀。电影《甲方乙方》那个吃饱撑得要艰苦的人,实在忍耐不下去,趴在村口土窑望眼欲穿的样子我真是太有体会啦!


在寂寞的日子里,同样也有令人回味的趣事。

 

我在水库吃过最新鲜最新鲜的猪肝。食堂要杀一口猪,改善伙食。几个民工在屋外把猪捅死后抬进食堂的灶台上,烧水,褪猪毛,开膛破肚,取猪下水。猪内脏热热的,冒着热气,这时厨师准备齐全家伙式,开火坐锅,等候猪肝出膛,屠夫利落地割下猪肝,厨师麻利地做出了一盘溜猪肝。队长和我们滋儿一口酒、吧儿一口菜,品尝了最新鲜最新鲜的溜猪肝。一个字“鲜”,再一个字“香”。这是我下乡以来印象中最好吃的一道菜,以后在饭桌上一看到有猪肝的菜,我就不由自主地想到在水库吃过的最新鲜最新鲜的溜猪肝。 


留用民工中有各种各样的人。有一个姓战的民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他是牡丹江人,个子高高的,大约有1.80米,脸上长着浅浅的雀斑,一副总是有别于其他民工的表情,显得自己有学问。他在旧部队里是一个军医,有点医术。领导指派他负责民工的头痛脑热的小病。他有一间小屋作为医务室,条件简陋的不能再简陋了。但他在小桌上总是摆着几本有关医学的书,不时地装样子认真地翻看着。他去场部时无论是办什么事都背着一个药箱,给人的印象是“医生”。这年,领导批准他去牡丹江探亲。可是过了几天后,场部来信儿说他被外地警察扣留啦。刑满释放人员在外边犯事不稀罕,他干了什么事呢?待他回水库后,大家方知道他倒霉就倒霉在他的那个药箱。他探亲时为了显摆自己是个医生就背上那个药箱回家了,但药箱里没有一点药,而是一医药箱馒头。那时阶级斗争的弦绷得很紧,民兵巡逻检查时发现他背了一医药箱馒头,不合常理,怀疑有问题,将其拘留后联系场部才澄清事实。他自己灰溜溜地回到了水库,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人的虚荣心有时还真能给自己带来麻烦。


水库周围非常安静,引来不少小动物前来光顾。听民工说在对面的山坡下逮着过獾子,黄鼠狼也时常来房子周围寻食。我们在晚上几乎不出房门。水库没有电,傍晚民工负责点上马灯,屋外一片漆黑。冬天,月光照在雪地上,可以看见窗外五六米远的地方。有一次,我在月光下还真看见了一只黄鼠狼。它面对着窗户端坐在那里,白色三角脸,黄绒绒的毛,后边拖着一个粗尾巴,小家伙来找谁呢? 

 

我在九分场时,有两个女知青得了撞克,听说好像是碰上了黄鼠狼。聊斋一书或民间传说中有不少关于狐仙的故事。用现代科学来解释,就是有的人体质差,抵抗力不强,在偶尔受到狐臊味的作用时,产生的一些稀奇古怪的幻觉。特别是在古代,由于人烟稀少,野生动物易于生存,有些狐狸都老白了毛。那时有些读书人为了考取功名,沉迷于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美如玉,不惜头悬梁、锥刺股,日夜苦读诗书,自然会经常神经衰弱。这期间如果偶然遇到老狐狸的的臊味,同样的情况下,那体质差的人就会产生幻觉,迷迷糊糊的进入仙境,说不定还会与梦幻中的美女云雨一番。 我和黄鼠狼对视着,好在谁也没有非分之想。躲过了一劫。


静静地水库陪我走过了春夏秋冬,我多么想离开这枯燥无味的水库啊。可离开水库后我还是深深地怀念那寂静的地方,他教会了我心态平和地面对一切。





签名档[支持U_Code]
此用户离线!
共计在线时长12860分钟2015/7/1 0:17:00
[ 资料 ] [ 短信 ] [ 好友 ] [ 文集 ] [ 引用 ] [ 回复 ] [ TOP ]

« 首页1 »1/共1页


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你的内容
快捷回复标题 (选填) 快捷插入表情图标
验 证 码  点击获取验证码
快捷回复内容


Powered by TEAM 2.0.6 Release - SQL © 2005 Team5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