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am论坛
黑龙江襄河种马场知青论坛 » 襄河情文稿 » 列车开动那一刻   凌瑞华


‹‹上一主题 | 下一主题›› 查看 1614
发表一个新帖子 发表回复

标题 列车开动那一刻   凌瑞华 在百度搜索本主题 [ 搜 ] [ 打印 ] [ 推荐 ] [收藏帖子] [ 收藏到新浪VIVI] [ 订阅 ]

admin (管理员)
楼主   [点击复制本网址] [ 字体: ] [ 编辑 ] [ 报告 ] [评分]
Rank:18
Rank:18
Rank:18

UID 1
帖子 118
精华 1 
积分 239 点
金币 418 枚
魅力 126 度
注册 2005年8月4日
列车开动那一刻   凌瑞华

列车开动那一刻

凌瑞华


    1969106号,天津站,一列去黑龙江襄河马场的知情专列正准备开车,站台上人山人海,鼓乐喧天,我在斯时斯地上山下乡,那场面刻骨铭心,终身难忘。


    这些知青年龄大约在1622岁之间。我还认识两位15岁的知青,原本没有她们的下乡任务,但当时形势就是这样,家里若有两三个十几岁的孩子,上山下乡是早晚的事,与其走得南朝北国的,还不如凑到一块儿去,也好有个照应。于是15岁的弟弟妹妹,就这样跟着哥哥姐姐上山下乡了。知青里最年长的是66届老高三的学生,22岁左右,如果没有“文革”,他们将参加高考,很多人会上大学,那完全是另一种人生。遗憾的是,他们中的大多数从此丧失了求学机会,被永远定格在老三届。或许还有这个年龄段以外的知青,但已是个别现象。我们知青点小的16岁,大的18岁,是“未成年”的一个组合。


    列车就要开动了,我和几个同学在列车门口逗留。有位同学的父亲忽然看见我,一把抓住我的手说:“你可要照顾点她啊!”他说话时满脸泪水。这位同学是家里唯一个女孩,当时不管家里几个孩子,我们68届老初一上山下山是“全锅端”。这样的政策比较残酷,像我,即便下乡了,家里还有妹妹和弟弟;而这位同学一走,家中就剩下弟弟了,也难怪其父如此动容。这是我有生来第一次被人寄予厚望,忽然就有了一种责任感,也许同学的父亲只是随便一说,但我感到却不同以往,好像自己一下子长成大人了。

  

    我们家是父亲来送站的,母亲无法承受这样的别离,所以没有到车站。但此时父亲也没有在我身边。父亲是在人海里挤不过来,还是不愿意挤上前介入这悲情一刻,我不知道。我只看见父亲在一个立柱下踮着脚向我招手,随即就被涌动的人海淹没了。我很满意父亲的表现,就跟旁边的同学炫耀:“我爸没哭。”----至少我没看见父亲哭。

  

    令人震撼的哭声发生在专列开动的那一刻,整个天津站突然爆发,哭声骤起,一瞬间形成高潮。那是集体的哭声,压抑已久的哭声,不可阻挡,难以遏制。几千人还是几万人,具体人数无法统计,反正站台上已挤满前来送别的亲属。有掩面而泣的,有放声嚎啕的,有声嘶力竭喊孩子名字的,还有不管不顾的追着列车疯跑的。车窗里伸出的手臂拼命地摇。似乎想抓住什么,站台上的手臂在回应,像疾风中的树林波翻浪涌。车身在颤动,站台也在颤动。

  

    车上车下,哭声互动,压过了广播喇叭里昂扬干涩的进行曲,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“背景”音乐。这是完全对立的两种声音,却混杂成一种奇特的“交响”,标志着那个年代的社情民风。

  

    从此,我们来到了黑龙江,在这个黑土地扎根,我们这些只读了一年初中的中学生有了新的称呼“知识青年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-9-23

 






签名档[支持U_Code]
此用户离线!
共计在线时长12860分钟2015/7/1 1:47:00
[ 资料 ] [ 短信 ] [ 好友 ] [ 文集 ] [ 引用 ] [ 回复 ] [ TOP ]

« 首页1 »1/共1页


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你的内容
快捷回复标题 (选填) 快捷插入表情图标
验 证 码  点击获取验证码
快捷回复内容


Powered by TEAM 2.0.6 Release - SQL © 2005 Team5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